YANGHONG

用户

今天对“用户”的想法强烈地涌上来,是源于两件事情,一个是微博上一条关于 Mac 文件被加密勒索的文章,一个则是王博士配置 OpenStack 遇到的 Bug。然而这个想法并不是什么晴天炸雷一般的新概念,而应该说是教软件工程的老师都会提到的一种说法:用户是愚蠢的。而我今天却走得更为极端:不懂计算机的人就不要去用计算机。然而这仔细一想就会发现是不合理的,因为怎样算“懂”?每个人的水平都不一样,无法界定什么是懂什么是不懂。但是就像有句话说的:只有准备好了吃枪子儿的人才有资格开枪;我觉得,只有准备好了承受因为自己对计算机的无知而造成的损失的人,才有资格用计算机。我没有把别人的恶意行为包含在这个损失中,因为譬如操作系统或者应用程序已经存在的安全隐患导致的损失,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用户的责任会少一点,但是绝对不是没有责任,甚至在某些情形下,几乎可以全部归咎于用户。

这篇博文讲的事情也很愚蠢,攻击者发来一个恶意邮件,楼主身为 Mac 用户下载了恶意邮件中的 Windows 病毒程序,本来根本无法对 OS X 造成任何威胁。然而楼主贪图方便安装了 Parallel Desktop 虚拟机,共享了整个磁盘给 Windows 虚拟机,并且关联了用 Windows 虚拟机自动运行 exe 文件,然后因为虚拟机 mount 了整个硬盘,所以 Windows 病毒程序可以轻松地将 Mac 中的文件恶意加密,然后向楼主进行勒索。楼主号称具有 6-7 年 Mac 使用经历,然而也只是一个普通用户而已。而用户都是愚蠢的。

首先,下载恶意附件并运行,让虚拟机共享整个磁盘,自动用虚拟机运行 exe 文件,这 3 件事我一件都不可能做到。首先我可能下载恶意附件,但是在 OS X 上看到 exe 也长长心眼吧,如果是邮件客户端自动下载那是可以甩锅,可是也不可能会想到去运行啊。这个附件简直就是告诉用户“我是病毒,请运行我”。其次共享整个硬盘的用户真的是无知透顶,且不说安全问题,虚拟机真是有 100 种方法让 OS X 挂掉,更别提恶意攻击了。最后自动用虚拟机运行 exe 也是缺心眼,你哪怕是手动拖到虚拟机里去运行都好,你永远不知道你什么时候会手贱在 OS X 里双击一个 exe。

这样评论一个主要用 Mac 来写论文做视频的用户看起来有些不讲理,事实上我觉得苹果过分强调 OS X 的简单易用的特点本身就埋藏了一种隐患:无论用户多么愚蠢,苹果都能做出一个让如此愚蠢的用户使用的产品。我觉得这本身是好的,软件是给人用的,只有做得人性化才能让人用起来感到有种幸福感。

但是,无知是要交税的。

就像霍炬文章中说的,当计算机智能到可以利用你一生的数据来实现一种高度智能的时候,那也是人类灭亡的时候。我对这篇文章的另外一种理解是,当你将本该由你掌握的对于这个世界的理解,全都交给计算机,自己甘愿无知,殊不知得数据者得天下,无知的人一无所有。现在的人类,越来越依赖自动化的、抽象化的、电子化的外物,实际上不断增加自身的无知,之所以没有出大事,也许是因为某些无知征收的税很低,而某些无知则会征收极高的赋税。

所以在看到这些用户因为这些无知而犯下的错惊慌失措时,我却觉得合情合理,甚至觉得那种埋怨这埋怨那的嘴脸很丑恶:这是你应得的。就像大二那年我因为无知,将 Ubuntu 安装在已经有 Windows 的磁盘上而导致想要再次安装 XP 的时候安装盘竟然识别不了 ext 分区。XP 的落后固然有错,然而当时感觉仿佛天要塌下来的自己,也是可笑至极。现在我虽说不上有一百种方法把系统恢复出来,但至少可以马上说出两三种可能的方案。

先交税,然后享受福利,我觉得这才是合理的。

P.S.: Guinness 黑啤的特点是,入口有很强的气息,仔细回味喉咙深处久久地弥漫着一种苦味;而 Carlsberg 则味道单纯些。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