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NGHONG

清明节

几个小时之前是 4 月 5 日,现在已经是清明假期的最后一天了。

这三天里,第一天捣鼓了树莓派,给自行车换好了后胎,手好痛;第二天看代码调 KVM ,基本上解明了 MMU 的原理;明天或者说今天的话,打算是看一部电影吧,然后看看能不能把 EPT 部分彻底搞定,开始搞用户态部分。

昨晚和刚才,都喝了点老家带来的“蓝莓青酒”。怎么说呢,味道很像杨梅酒,都好甜,但是蓝莓的气息更加清新,而杨梅酒的杨梅味儿就逊多了。感觉度数不高,但是这个酒却很能醉人,不一会儿就有点晕乎了,并不会头痛。

以前喜欢在夜晚写些不着边际的文字,现在则是懒多了。一方面是因为逐渐转向 vim ,尽管舍不得 emacs 的 org-mode ,但是无奈越来越少打开。另一方面,大约是我也变了吧,不再想那些虚无飘渺的事情,不再浪费自己本来就不多的感慨。

因为一些小事,又回想起某个人。 4 年前的今天,杭州也下着小雨,我们在西湖边的一个茶馆静静地喝茶。是啊,我是忘不了,但是我必须放下这些过去。那些不可能的往事,就连想起来,都是一种煎熬。

谢谢最近还想得起我,千里迢迢地电话来嘲讽我。是啊,我用了“嘲讽”这个词。恨并不是毫无意义的,比起盲目地强迫自己忘记,恨加上一些别的暗示,更容易让人分心。

这些年自己也变了很多。有时候想,两个人都在希望对方改变,但是说不定变化前的自己并不是真的喜欢变化后的对方,或者变化后的对方并不喜欢变化后的自己,哎,都是些胡搅蛮缠。

我还记得那天朴树张悬演唱会散场时候的心情,有些事已经晚了,本来就不希望能改变什么,摊个牌而已,就是这么简单。大概那天是被那些老歌又勾起了回忆,以前特别喜欢朴树。

有些故事 还没讲完

那就算了吧

那些心情在岁月中 已经难辨真假

如今这里荒草丛生

没有了鲜花

好在曾经拥有你的 春秋和冬夏

的确都已经难辨真假了。也已经不想辨真假了。这就算是放下了吧。

头好晕。不算借酒浇愁哦,因为,并没有什么愁的。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