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NGHONG

在国外(一)

从 8 月 17 号开始离开上海到今天,一直在国外,有很多感想,一直都没记下来。虽然 22 号大约有 10 个小时留在上海,不过是转机而已。

英国伦敦

地铁好贵。且不说换算到人民币多少钱,我在伦敦待了 4 天,第一天买 oyster card 的时候余额 15 胖,第三天就用完了,除了希思罗到南肯辛顿单程,平时总共坐了两个来回,距离也就是东川路到上海南站这样,换算到人民币就有明显的感觉了。

维珍的 789 一路从俄罗斯波兰过来,飞过波罗的海和英吉利海峡,飞机上能看到波罗的海的两岸,也能从三万英尺以上透过云层的洞看到英国的海岸。伦敦的空气是我近年来呼吸过最干净的,没有去过别的地方,我不敢说是世界上最干净的(当然估计也不是)。我在西敏寺桥上,眺望两岸和泰晤士河尽头,视线中都感觉不到雾霾的痕迹。时值 8 月,英国还是处于白天很长夜晚很短的时候, 8 点钟顺着宾馆前的 Cromwell Rd 向东走,朝阳穿透 Natural History Museum 前的参天梧桐树叶射入我的眼睛。这种与阳光直接接触的感觉的确是久违了。

短袖短裤在英国 8 月份的早上的确让人觉得有点冷。最后一天我拎着 6D 和胖白出去溜达,因为时间不够去各种博物馆,所以打算用长焦扫一扫附近的街道和海德公园,最后实际上跑到大笨钟那里去了。

帝国学院这边的街道早上很安静,当然也是因为我 6 点半就出来逛了因为 11 点宾馆 checkout。伦敦让人感觉干净的其中一点原因是人很少(比起上海),即使在上班高峰路上人也不会太多(貌似下班时候人会很多)。这一块没有摩天大楼,宾馆的建筑风格都很一致,却也不会让人觉得无趣。到了 Exhibition Rd 这边人就变多了,一方面南边是南肯辛顿地铁站,另一方面北面是帝国学院和海德公园。

在英国没能吃到 fish and chips ,会场提供早餐、茶歇、午餐,没有意外全都是三明治。不过据 UCL 的中国留学生说,我们在 Imperial College 吃到的三明治在这边已经算是档次比较高的了,是食堂的 staff 自己捏的,而且实际上种类也不少。除了三明治,我还和华为的人吃了一顿匹萨,和一大波中国学生吃了在大英博物馆附近吃了一次川菜,其他时候都是去 Pret a manger 解决的。

大概是我在会场全天都有咖啡撑着的缘故,时差的影响并不是很大,白天听 talk 也很能集中精神,各种口音的英语也算是小小锻炼了一下听力。然而时差的确让交流变得困难。我早上起来的时候,需要回复许多睡觉时候别人给我的留言;上午开完会,中国的小伙伴们都差不多睡了。一个对于两地都比较合适的时间窗口只有我早上起来的那段时间。距离确实是个问题,不得不承认。

伦敦留给我的印象还有各种建筑,Piccadilly Line 两边一闪而过的民居,还有车辆,道路,大笨钟花园的有意思的门卫……

因为博物馆都是 10 点才开门,而我 11 点要 checkout ,之后马上就要去希思罗,所以各种博物馆都只在外面逛了一圈,没能进去游览。我想我还会来的,虽然希望是在半年以内这样就不用再签证了,不过还得看时间呢。

新加坡

22 号(其实是 23 号凌晨 2 点)搭乘坑爹的东航 MU545 终于到坡县了。怎么说呢,比起在英国经历的旅游一样的 4 天,这边的生活我觉得还不如在交大。后面再记。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