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NGHONG

黑客与画家(Hackers and Painters)

忘记了是谁推荐的一本书了,趁着京东优惠的时候入手,到今天已经吃了半年的灰了。但在看完第一章后,我立刻被 PG 的洞察力折服了。

书是阮一峰翻译的。我也订阅他的博客,但我却并不是太崇拜或者迷信这个人。从我的角度来看,他的博客内容略显浅显和入门,缺乏深度。不过个人感觉这本书的翻译质量还不错,虽然有些用词让我完全不知道这句话想表达什么,不过比起许多机械工业出版社的教材,这本翻译基本上算得上 “信”、“达” 了吧。

为什么书呆子不受欢迎(Why Nerds Are Unpopular)

这一章,PG 提出了一些非常尖锐的观点,关于美国的高中校园。中国的高中可以非常不一样,但是我觉得两者有着一些共同点。

他描述了学校的两类人,“书呆子”(nerds)和“受欢迎”的学生。书呆子通常跟高智商有正相关,喜欢读书,但却不受别人欢迎。在美国中学,想要变得受欢迎,并不是一件靠空闲时间做做就能够达到的事情。因此,这一章的副标题解释了标题的设问:Their minds are not on the game。

成年人认为“书呆子”被别的孩子欺负,是青春期在作祟,是因为这个年纪的孩子体内出现了大量的激素。但是 PG 认为不是这样的:青少年是被迫去过这种生活的,他们是被逼疯的。事实上,成年人仅仅是因为青少年对他们不再具有经济价值,因此每天只是把小孩聚集在一个地方——学校,并没有其他的目的。学校并没有打算教给学生任何有意义的东西,仅仅是敷衍而已。

The real problem is the emptiness of school life.

Merely understanding the situation they’re in should make it less painful. Nerds aren’t losers.

“他们只是在玩一个不同的游戏,一个更接近与真实世界状况的游戏。成年人知道这点。成功的成年人,几乎都生成自己在高中属于书呆子”。

意义?

昨天看到 V2EX 上有一个帖子,是一个高三的学子,用着高考作文惯用的矫情和故作老成的文风,描述着自己高三迷茫的生活。想想如果有人说这种文字出自当年高三的我,我恐怕会毫不怀疑地自嘲起来。

引喻失义,这个词我在多年前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想起来以后,每当我遇到类似的场合,总会感慨孔明先生的智慧。这往往是我们这个年纪的人无法理解、却会在将来某个时候追悔当年没有参透的一句话。

回到那个帖子,我回想自己的中学生活,我大概算不上一个 Nerd 吧。Nerd 是一个非常令人自豪的身份呢,依现在的我看来。以前好多因为自嘲或者是自作矫情给自己贴的标签,现在看来,都是具有特别的优点的品质,都是会让我为当年轻率地宣称具有这些优点而感到羞愧难当的品质。

我也不认为这个帖子的作者可以称得上是 Nerd,只是一个见多了的卢瑟。

我想,在中国的中学,也许这样的 Nerd 也很难得。不同于 PG 描述中的美国中学,空虚,残忍,无聊,中国的中学,虽然依然空虚、残忍、无聊,但是却有一个明确的目标——升学考试。PG 也描述到了美国中学同样为了考试而教给学生一些枯燥和形式化的无聊应试内容。但在中国,这是大多数人的出路。但是是不是因为有这种考试的存在就会产生更多 Nerd 呢?我觉得不会。美国中学式的无聊和空虚正好放纵了孩子的思维,他可以选择精于人际关系而成为受欢迎的人,或者专心于自己喜爱的某一件事情上,成为一个 Nerd。但是中国的升学制度,就像引流的水渠,水只会越难溅出来。

不过毕竟 PG 成长的时代已经是非常遥远的过去了,也许现在的美国中学已经是不一样的制度。但是就像西西弗斯能从无意义中发现新的意义,对于无论何种环境中的人,能够正确地认识到自己的处境,明白自己的意义,这已经是一种优点了。但这也不是仅靠业余时间就能够达到的境界,也许证明自己达到这个境界,本身也是不可能的呢?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